cats無痕圖.jpg   

 

 雖然這是舊文,但再看過一遍,卻有了不同的感觸啊...

 為了這個文還做了兩張圖 對主角也有更深刻的想法

 

 

 

許久以前,這世上分裂為許多種族。而其中一族,名為風。擁有人人都稱羨的美麗外表,彷彿受神眷顧般。

但他們的力量,有人望之卻步,有人覬覦搶奪。

風族,擁有看見過去,預知未來的力量……。

 

羽睫輕顫,露出藏在其下的雙眼。原是明亮的藍,如今卻黯淡無光。

願扶在窗邊,她長嘆。看天空發呆的她,並未發覺遠處有人。

「願她不知發生了甚麼事,整個人怪不對勁的。」日昇一臉擔憂。

「會擔心她是一件值得嘉許的事,但你幹嘛躲起來啊?」天海一臉狐疑。

「你不懂啦!有人說關心這件事一定要讓對方知道嗎?笨蛋……!」

何況是願,她不喜歡別人這樣關心她。

那會傷到她那僅有的自尊。

日昇是了解她的。他從以前就這樣在遠處,默默的關心她,這樣就夠了。

「是因為我告訴她那件事嗎?」像是訴說,又像在低語。旁邊的天海可沒漏掉這句話。

「是甚麼呀?」

……沒事。」

不,自從日昇跟她說了甚麼後……。

願就從來沒笑過了。

一定發生了甚麼,但為甚麼不告訴他?

天海感到很不是滋味。他們三個……不是好朋友嗎?

相處了六年的好朋友……。

還記得他剛轉學的第一天,被坐在他旁邊的願身家調查的時候。

「咦?你是剛搬來的啊?」發現天海住她家附近時,願眼睛瞪的斗大。

「太好了,以後就可以一起上學了!走吧!出去玩出去玩──」說著說著便把他往外拖,完全不顧天海是否同意。

「願,現在是上課時間耶!」

「日昇你不要那麼死板嘛!我帶新同學去逛逛校園喔!你幫我跟老師請假。」

「……。」日昇無奈的別過頭不理了,任憑願胡作非為。

於是願蹦蹦跳跳的把他拉出教室,才轉學第一天,就被記一支警告。

當時心理,說不出是甚麼感覺。

只覺得,願那時的笑容,好美好美。

他想守護願的笑容。

直到永遠……。

 

 

放學的天空,是一片柔和的橘紅色,染紅了西邊的點點白雲。

「願!」

不由得,叫住前方的背影。而那人似乎不耐煩的轉過身。

「甚麼事?天海。」冰冷的話語,使他心中一凜。

「怎麼不跟我們一起回家呢?最近這幾天,是不是發生了甚麼事?」

「沒有。」願刻意忽視他臉上受傷的表情。「只是很累而已,別亂想。」

拜託不要這樣看她,那種眼神……讓她心碎。

絕不能在這時候破功,否則她所做的一切都沒意義了。

「是嗎?」他手伸出來。「那……一起回家?」

願猶豫了一下。

「一起回家。」然後牽了天海的手,他的手大大的,很溫暖。

突然,一段記憶閃過她腦海。

破碎模糊的片段中,她看見天海的臉,被鮮紅的色彩所覆蓋。

「不要!」願忽然用力甩開天海的手。

「願……?」天海愣了一下。只見願那美麗的藍色眸子留下了淚水。

之後她的世界,呈現一片黑暗。

 

朦朧中,願的意識與感官漸漸恢復知覺。睜眼一看,熟悉的擺飾映入眼簾。

「我怎麼會在你家啊?」願感到有些好笑。

「沒辦法啊!因為妳家人都不在家。」天海說著時,並未察覺願臉上閃過的一抹黯然,只專注的攪拌杯子的液體。把剛煮好的咖啡遞給願。「來,妳最喜歡的。」

接過杯子,輕輕啜了一口。苦澀的味道自唇邊緩緩化開。

海……又忘記加糖了啊?

她總是要叮嚀他記得加冰塊的,不然糖也行,但天海總是說甚麼也不肯加。堅持說甚麼加糖會破壞咖啡原味之類的,硬是逼自己把咖啡給灌下去。

雖然覺得味道還不錯,但願還是為了這件事有好幾天不理天海,也不知道自己在堅持甚麼,現在想想,總覺得很幼稚。

但不知為何,天海泡的咖啡,總讓人有股安心的感覺。

讓人……好想哭。

「為甚麼咖啡……會那麼苦……。」

無言的,將願輕輕抱住。即使因此使許多的記憶在願的腦海裡充斥著。但她不在乎。

她在乎的,是眼前這個人。

「願,我想帶妳去個地方。」

 

高掛在空中的滿月,在夜色的襯托下,使這城市更顯得寧靜、祥和。

兩個人影坐在某大廈的頂樓上,凝望著遠方。

「幹嘛來這地方?」願對這高度有些膽怯。

不過風還蠻舒服的。

「忘啦妳?以前常常來的,別說妳忘了。」

以前的她很吵,又像小孩一樣愛無理取鬧。

但自己不知怎麼了,只要看見她笑,自己就會莫名的開心起來。

就是不要像現在這個樣子,一付對任何事無所謂的態度,彷彿對這個世界,已沒有眷戀。

「海。」願悠悠開口,風猛力吹打她單薄的身子,更顯出她的脆弱。

「你知道嗎?當知道自己的生命只有幾年時,是甚麼感覺?」

「啊?」天海有些不知所措。但她還是緩緩的說下去。

「為什麼直到快死前才發現,自己還有好多事沒有做呢?」

許多的一切……都顯得珍貴,她卻到最後才了解。

卻無法挽回了啊!

「怎麼了啊?願妳怪怪的。」

「沒事。」她別過臉。「就當我沒說。」

「我們還有很多的明天耶!不是嗎?願妳別這麼悲觀。」

看天海燦爛的微笑著,願真的好不忍心。她好想說,卻有股力量牽制著,讓她說不出口。

「不行!」不論如何,她都不能讓這未來發生。「起來,天海!我們快離開這裡!」她的直覺告訴她,這裡很危險。

「搞甚麼?」天海不情願的嘀咕了聲,倒也沒反駁。只見他拍拍身上的灰塵,正要往願那裡跳過去時,突然來了陣強烈的風。腳步不穩的他一不小心踩空,身子直往路面上撞去。

「海!

她眼睜睜看他掉下去,甚麼也無法做。

甚麼也……留不住。

她早已流了太多眼淚,現在的她,竟然一滴淚也流不下來。

只覺得心裡,有甚麼東西,破碎的聲音。

「命運使他葬送在此,這是無可抹滅的事實。」身後突然傳來聲音。

「日昇?」願驚訝的看向他,內心的悲憤頓時轉化為憤怒。

「你為甚麼一直不出現?你明明能救他的!」

只要日昇伸出手,海他……!

「妳早就看見了吧?海的未來。日昇的話語有如嘆息。「我們風族,只能當個旁觀者,不能改變甚麼。妳不是也因為這樣,才處處躲著海的?最後……。」

「沒用……是嗎?」就跟她爸媽一樣?

她真的無法忍受,明明知道到他們會離去,卻甚麼也做不了,還得裝作若無其事的樣子,一樣的為他人綻放笑容……

怎麼可能笑的出來?

不久前,日昇告訴她,自己不是普通人。跟日昇一樣來自於不同人類──風族的後代。

風族的壽命是人類的四分之一。而且死後的軀體會隨風化去,不留痕跡,而所有認識她的人,都會失去有關她的記憶。

這就是為什麼以前風族的力量不會被人濫用的原因了……。

但還是有後代存活下來,但風族的血脈愈來愈微弱,傳承至今,風族的人,已經所剩無幾了。如今他們分散在各處,等待著……隨之而來的死亡。

而他們的存在,不會有人去記憶。

就好像不曾誕生在這世界上。

 

和日昇坐在急診室的外頭,看著護士醫生們忙進忙出。內心的焦急讓身旁的日昇很不以為然。

「妳明明知道結果了,難道還要親眼證實嗎?」

「不,我想阻止。」

一定有甚麼辦法的,只是日昇不願意告訴她。

日昇的臉色一沉,他猛然抓住願的手。

「海……對妳真的那麼重要嗎?」

好痛。「只是想救他。就這樣。」願想掙脫日昇的手,但停住了。

有段記憶……流入願的腦海。

自己的力量又無意間上升了吧。

「願?」日昇似乎發覺記憶被竊取了。他想阻止,但來不及了。

「日昇,對不起。」手掌猛然發出白光,趁日昇尚未察覺前扶上他的額。

日昇呻吟一下便在光芒中失去意識。

 

純白的世界,只有天海一個人。

四周分不清是雲朵還是霧,既不溫暖也不寒冷。

但他知道,自己是真實的存在著。

只記得莫名奇妙從樓上掉下來,又莫名奇妙被送進醫院,然後願在他身旁哭的很傷心很傷心……。

然後就一直待在這鬼地方。

是潛意識……不想醒來,還是已經沒有資格醒來了呢?

願……

還能再見到妳嗎?

「海……」

一個聲音在他耳邊響起,虛幻而飄緲。

天海驚訝的轉過身。願的身影在一片白色中逐漸清晰。一身純白長袍,使她的臉更加蒼白。藍色的眸子,換上了魅惑的紫。現在的她,似乎比之前更美了。

紫色,是風族人的象徵。也是動用力量的證明。

「願?妳怎麼會在這裡?不會跟我一樣也……!」

「摔下去的感覺如何?會不會痛?」願突然冒出這一句。

「妳要不要自己摔看看?」天海無言了。

「嘻嘻……。」願笑了,是個很美的笑容。天海覺得,她好像又變回以前的願了。

「告訴你啊!你很快就可以回去嘍!,不用太感謝我。」

「甚麼?」天海完全聽不懂。

「很複雜啦告訴你你也不明白,總之我得了個罕見疾病很快就會死了,就把我的生命延續給你好了。」

「啊?」天海有聽沒有懂。

「所以你不會死就是了,而我在這裡是來向你道別的。」

她說得很輕鬆的樣子,但天海還是覺得不對勁。

「願,妳還是甚麼都不說嗎?」

願的頭低了下來「對不起……。」

「不用跟我道歉。」天海嘆息「總覺得妳要去一個很遠很遠的地方耶!妳會回來嗎?」

「會的。」願強忍著淚水「我會回來……。」

「再告訴我一件事,好嗎?」天海問「我現在是在作夢嗎?」

「是啊!」願悲傷的笑了「一個很美很美的夢喔!」

一個……你即將遺忘的夢。

但她還是好不甘心,好不甘心啊。

她的人生才正要開始,還有好多好多事情想做……。

卻就這麼結束了。

但沒關係,這麼做……值得了。

 

夕陽穿過冰冷的玻璃柔柔灑下,天海的手指,輕輕的,動了一下。

睜眼。女孩坐在床邊,微笑著。「海……你醒了。」

一樣的面容,一樣的聲音。

但不再是她了。不,她……是誰呢?

是誰?

「海……」

那不是她在呼喚,是纏繞自己心頭,她最後的聲音。

總覺得,內心有股空虛,久久無法填實。

「我不會離開你,我的靈魂會化為風,永遠陪在……你身邊。」

遠處,如笑聲般的風,漸漸止息。

 

「願,妳並不會完全被抹去。」

陰暗的一隅,日昇淒涼的微笑著。

「有我記得妳,就夠了。」

即使他的身影,終究會消逝在風中……

cats(無痕圖).jpg  

在網路上找到的圖 發現這女生的眼神跟願好相似~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夜臨 的頭像
夜臨

臨夜之蝶

夜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2)

發表留言
  • 泠淵
  • 終於發文了(開心)
    感覺等好久......(你別亂催文!)
  • 黑之夜
  • 開頭的版圖氣氛莫名的很有感覺呢w
    一開始交代的種族介紹,本來以為是奇幻冒險文(?,但看到後頭學生們的對話...有種近似青春校園(夾帶奇幻風)的感覺(?

    整篇有種大家都陷入悲慘境遇的膠著狀況,不禁讓人想說...
    (。ŏ_ŏ)<這、你們...究竟發生了什麼....(尤其是那名叫願的女孩兒)

    看到中後才知道是個 為了喜歡的男孩與命運相抗的風族女孩之戀愛物語(?
    日昇領到無限好人卡一張...ρ(・ω・、),恩、希望故事會有後續(?)喔w
  • 嘿嘿謝謝~版圖我可是找了很久呢(燦
    這篇文其實是很久以前的 筆法很生疏
    現在看看還真是..(掩面
    但會放上來絕不是因為要佔版面(遭打
    而是因為還蠻多人(有嗎?)希望我能寫後續:D
    估計寫完一篇愛情小說後就會回來寫這篇了^^
    希望能順利寫完(望著自己挖出的無數坑

    夜臨 於 2014/06/30 12:49 回覆